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我的一个分家决定 致兄弟反目 妯娌成仇 亲家吵

时间:2017-08-13 17:07  浏览:  来源:网络整理


(家长里短,人生百态,听安赐叙述)

为方便记录,文中的‘我’为第一人称。

我叫张大娥,1955年的人,今年62岁,老伴比我小一岁。我有两个儿子,分别33岁和28岁。我那个年代大伙都穷,所以我和老伴结婚的比较晚,近三十岁才有大儿子。我和老伴种着几亩地,老伴会个小手艺,日子过得还可以。唯一不足的是我和老伴脾气都暴躁,在一起经常三天两头吵架打架,我们那时不兴离婚,所以只能凑合过日子。所幸的是儿子们慢慢都长大了,也算听话,这对我也是一种心理安慰。

我和老伴在镇上的正街盖了一间门面房租赁给别人开了五金店,偏街的老宅处面积比较大,盖了面东的三间老瓦房我和老伴住,老瓦房的南墙临大路的地方我处理了三间房的地基因为没钱盖就放在那里。大儿子23岁那年结婚了,大媳妇要了我正出租的正街门面房和5000元彩礼,老大先结婚只能媳妇挑啥我答应啥。当时小儿子已经辍学在广东打工,我就打电话告诉小儿子,街上的房子已经给你哥了。偏街的全部老宅都是你的,处理的地基你自己挣钱盖,我和你父亲还住在三间瓦房里。小儿子没有异议,就在三、四年后给我寄了大几万块,催我将房子盖起来。当时物价也不高,盖房工才45元一方,我又添了一些钱就抓紧时间在一年内盖起了三间两层150多方的楼房。

楼房盖好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有人给小儿子提亲。后来小儿子也是23岁结的婚,小儿媳娘家近就是我们一个镇一个组的,相隔不过2里地。小儿媳从小我都认识,生长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如果不是她娘家重男轻女,以她娘家的富裕条件是不会和我们这普通农户做亲家的。结婚时我把偏街的房子都指给了小儿媳,又给了一万元彩礼。事过境迁,彩礼也水涨船高了。

小儿子结婚后,我和老伴就像卸下了一座大山,压力轻了很多。唯一操心的是老大只有一间门面房,虽说地理位置好,房子也比较深,可毕竟只有一间,况且老大有两个儿子,大媳妇的娘家条件不是太好,大儿媳娘家爹身体也不好。我们在离老宅不远的大路边还有4间地皮,我就和老伴商量再挣几年钱就帮助老大把那里的4间房子盖起来。谁知小儿媳的父亲在小儿媳结婚还没一年的时候,在村干部选拔上一个劲的推荐我老伴当我们组的组长。结果老伴干了没几个月为村里的事和村里的小头领在一起吃饭时因喝酒引起中风变得半身不遂了。

我的一个分家决定 致兄弟反目 妯娌成仇 亲家吵上门

当时我又气又恨,大儿子的房子还没盖起来。老伴就失去了劳动力,大儿媳就哭闹着要重新分家。这时候镇上也发展的不错了,小儿子偏街的房子也能做生意了。大儿媳的意思是要小儿子从三间楼房里给她分出一间,并指着小儿媳说:你结婚都要了一万元,我结婚才要伍仟,老家的光都让你占了。为这话,小儿子差点和大儿媳打架,因为小儿媳的彩礼一大部分都是小儿子问他工友借的。小儿子这时也有二个儿子了,小儿媳自然不同意分一间给老大。她也不想一想:要不是她父亲的极力推荐我老伴当组长,我老伴也不会成半身不遂。我一气之下把老伴扔给小儿子照顾,反正我和老伴感情也不好,然后自己出去打工了,期间听说小儿媳又生了个小孙女,我也挺高兴,可她也没打电话请我回去我就当不知道。

我打了两三年工回到了家里时,小孙女已经会走了。进进出出的小儿子和小儿媳也不理我,生气之下我住到了老大家。老大两口子又催分家,大儿媳以死威胁我尽快分家。没办法我叫来了儿子们的两个舅和姨夫及表兄,提前我把分家的方案也给娘家人说了,也给大儿子沟通过了。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小儿子家,具体分家方案是:正街的门面房和偏街的四间地皮给老大,小儿子再给老大拿4万元给老大建房,至于半身不遂的老伴还跟着小儿子生活。谁知小儿子和小儿媳看了协议之后,都非常恼怒。小儿子拒不签字,小儿媳也眼含泪水怒喊:这些年,我们照顾公公和自己带孩子就算了,你把四间地皮给老大也算了,可让我们再拿四万元是啥意思。老大的门面房是你们盖得,公爹生病之前,老大们在外打工孩子都是你们照顾的。我们的楼房是我老公打工挣的钱盖得,这些年我们一直在家看老人孩子哪里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