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军事资讯

新兵戍边第一战,敌人竟然是个馕

时间:2017-08-12 15:40  浏览:  来源:网络整理


我是在奔四路上的一名老兵,如今虽然身在内地服役,但梦里依然想念着新疆军营的兵之初,回味那浓郁飘香的馕饼,尤其是那次拉练中镌刻在我心里的那块色泽金黄、沾满芝麻的馕饼。

新兵戍边第一战,敌人竟然是个馕

馕,也叫馕饼,是维吾尔族群众生活中的主食之一,其外形类似于汉族的烧饼,虽然取材都是面粉,但在做工、外形、味道上都与烧饼大不相同。新兵下连后的拉练,部队开赴到了伊犁的花果山地区,出发前,连队给每人发放了两根火腿、一瓶水和一大一小两个馕,大馕直径约60公分,中间薄,边缘厚;小的直径约30公分,中间厚实,边上薄。接过这份摩托化行军路途的午餐,我嘟囔了一句:“这么难闻的味道怎么吃,肯定没啥营养,还不如多发几个面包!”

班长听到后训斥:“全连都一样,就你屁事多?”

我虽然心里不乐意,还是悻悻地把手里的午餐随手掖进军绿挎包。到达宿营点后,经过搭帐篷、设置野外营区等环节的几个小时折腾,等到肚子咕咕叫提醒我快到开饭时才发现,因为上车下车、蹦上跳下,导致挎包扣松了,把馕给颠簸丢了。班长发现我的窘境后,“馕有营养,你丢了,也就没营养了!”顺手把他的馕塞给我一个,挨着我席地而坐。班长告诉我馕是边疆群众居家旅行的必备主食。本来肠胃不好的我还是硬跟班长说,“我吃不下”。班长说:“忘记指导员教育课上跟我们讲的在西藏能吃饭就可以立功的故事了?如果连这点吃馕都吃不下,你还能适应部队的生活吗?练兵从练胃开始!”

新兵戍边第一战,敌人竟然是个馕

班长反复劝导无果后,终于捏着我的鼻子,让我硬着头皮张嘴吃馕。后来慢慢地才吃下去,慢慢咀嚼后,馕嚼碎后越嚼越香、越筋道。反复几次后,班长的办法宣告成功,我能自己吃馕了。但从班长教我吃馕的过程,让我感受到了上甘岭上那个苹果的意味,胸腔里瞬间升腾起一股热热的暖流,让我感受到了从战场才能体悟的战友情、兄弟谊,原来作家笔下的战友情深就在我身边。

拉练返营后,班长带我外出专门去了伊宁市斯大林街卖馕的那段,目睹了声势浩大的馕饼街,花色品种之多,着实令人叹服。大的粗犷如锅盖,小的精致似杯盖,最大的馕作了垫底,按个头大小依次套上呈塔形摆放,让我大开眼界。卖馕的商贩,正把擀好的粘满了芝麻粒儿的馕胚,贴在土制烤炉内壁上。烤炉口小肚大,正像内地的吊炉烧饼似的,烤炉旁的案桌上,冒着热气与香气的馕色泽金黄、形体圆润,让不少来来往往的行人赏心悦目。从此以后,每次外出,战友们都会带回几个灌注了雪域边关、大漠风沙和民族特色的馕饼,像是要把思亲恋家的情结吃掉消化,战友们也都爱上了馕。

新兵戍边第一战,敌人竟然是个馕

接下来的部队维护执勤、野外驻训中,馕都成了不可或缺的食物,挥汗如雨的训练后,盛上一碗萝卜炖羊肉,手撕几块朴素平实、其貌不扬的馕泡在碗里,细嚼慢咽、边嚼边咽,个中滋味可与海鲜相媲美!馕不经油煎炸,而是烘烤出面的香味浓烈而纯粹,其外表像西北的汉子那样粗犷豪放,具备着许地山笔下花生的优秀品质,让人久久回味,壮实人的身体,滋养人的心灵。

从新疆回来近10年,偶尔邂逅伊斯兰美食的烤馕,欣然购买后咋也品不出新疆新兵吃馕的味儿,是南橘北枳的原因,还是食材制作过程的程序缘故;是生活环境改变了我的舌尖味蕾,还是物质生活的极大丰富淹没了往昔的幸福满足,亦或是内心深处依然还眷恋兵之初的苦乐情结?

新兵戍边第一战,敌人竟然是个馕

八一建军节时,与远在新疆的战友话聊,战友调侃到:“想念新疆的姑娘么?需不需要寄些特产?”我回绝说,物流这么方便迅捷,瓜果特产在超市里随处可见,唯独难以尝到正宗的新疆馕,给兄弟快递几个馕来吧!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新兵戍边第一战,敌人竟然是个馕